您当前的位置 : 共青城新闻网 >> 精神文明建设

G532上的小夜班

2020-02-15 11:45   编辑:共青城新闻网   来源:“ 刘言似水”微信公众号

 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。警务保障室方主任站在门口问:老刘,今晚是我们的小夜班,是不是该走了?

  我看了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钟,才下午4点来钟,就抬头说了一句:还有点早,事没做完,再等一下下吧。

  方主任回了一句“好”,还说要准备几桶方便面,免得半夜饿了。

  我在电脑前七摸八摸的,又小忙乎了一会儿,把要发给中国警察网老师的新闻信息传完,这才关了电脑,起身取出单警装备、护目镜,锁好门,在走廊上吼了一句:红梅,走人,上岗去。

  我们的岗位在G532和昌九大道的交汇点。

  今年1月24日,大年三十,因为新冠肺炎疫情,一部分同事继续留在岗位上,少部分人回家,我也于当天开车赶了几百里回到老家,打算好好陪父母过这个春节,内心其实很忐忑,总感觉会有事发生。果然,1月26日初二这天,先是接到通知,下午开会;晚上又接到通知,防疫形势严峻,所有人取消春节休假,初三全体人员赶回单位上班。

  初二下午的会我是请同事参加的,初三上班这事就只能自己赶回了。也就是从这天起,我地开始加强设卡工作,在主城区上下福银高速公路的几个口子,和主要的道路口,全部安排警力,设卡,以做到“外防输入,内防扩散。”

  两天后,形势仍不见好转,值勤卡点再次增设。后来,本地出现一例确诊患者,大家一下子紧张起来,看谁都觉得对方是个疑似人员。又过了几天,第二例确诊患者又冒泡了,说是从武汉回来的。防疫指挥部要求在患者所处的村子再增设值勤点,公安民警当仁不让地又要冲在前面。

  这个时候,我觉得我也应当可以上阵,到一线值勤的。

  此前,根据局里的安排,是设立了几个小组,其中,我是某个组的组长,警保室的方主任是另一个组的组长,都有各自要负责的事情,专管人员值勤安排的同事也就没有安排我们上一线值勤。此时此刻,我和方主任都觉得我们也应有所行动,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,也可以到值勤点去。

  有人主动请缨,这当然是好事,于是,我和方主任“如愿以偿”,都被安排到了值勤点,主要在国道G532和昌九大道的交汇点上。

  这个点我知道,此前曾陪领导、陪督察、自己单独行动,都去过,人流量高峰期,一个小时内通过的车辆超过100辆。

  我们的值勤分为三班,其中上午8点到下午5点为一班,共9个小时,大家称之为“白班”,我在2月10日已经值了一次;下午5点到次日凌晨1点为一班,大家称之为“小夜班”,8个小时,值完班可以休息半天;凌晨1点到早上8点为一班,大家称之为“大夜班”,7个小时,值完班可以休息一天。

  G532值勤点离单位不到10分钟车程,16:50,我们到达的时候,一同值班的交警的小姑娘小袁和卫生院的医生小李也到了。

  值勤点前停着三辆车,有两辆有出入证明,司机正在扫描我们提供的二维码,输入通行信息,另一辆因为相关证明是开给另外一个县的,司机是要到那里去上班,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担心到那里后进不去,就想从我们这个值勤点过,但值勤的同事利副所长觉得这有点怪怪的,没有同意他的要求,于是这个车子的司机在旁边发着各种牢骚。

  看到我们来接班,利副所长很高兴,招呼着和他一同值班的同事把手头工作忙完,然后简单跟我们说了一下值勤情况,并把他左手带着的“共产党员”红袖章取下来给套在了我的手臂上。

  一辆贩运鱼的小四轮在值勤点路障旁交接

  利副所长上前提示他们要注意出行安全,戴好口罩

  我们正式接管下值勤点,摆开架势,开始工作。那个想借道而行的人,看到换了新的值勤民警,又开始来找我们,强调着他要从我们这个点通行的理由,方主任耐心地跟他做着工作,跟他讲清不能往这里通过的原因。我也告诉这小伙子,不如按照他证明上指定的地点通行,没准还走得快些,顺利一些。后来,他和他妻子商量了一下,决定还是采纳我的意见,转身走了。

  方主任跟小伙子讲明不能通行的缘由

  虽然已近傍晚,通行的车辆还是不少。

  让司机扫描我们研发的自助通行二维码方便司机快速通行

  让司机自己自助填报信息,是最快捷的方式

  指点司机具体怎么填报信息

  18:20,卫计委的同志给值勤点送晚饭来了。

  自从启动路面封堵工作以来,全市各个值勤点的每日三餐,都是由他们提供。司机老曾是我的老朋友,他今天送来的盒饭我觉得不错,里面的芹菜、猪肚都很下饭。

  趁着现在通行人员不多的空隙,我对方主任和小袁、小李说,你们先吃吧,我好像不是很饿。

  其实是想偷偷拍几张他们吃饭的相片,嘻嘻*******

  但碗还没有端起来,一辆的士奔了过来,我伸手拦停,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,递给我几张病历,说是没有任何通行证明,不过,是因为自己上午结石发作,被120救护车给拖到医院的。在医院把石头给排下来了,现在情况好些,医院让他自己想办法回家。

  我觉得他这种情况是可以通行的,但是的士和的士司机是不行的,年轻人一听急了,说要是走回家,起码一小时以上,主要是他刚生病,不能走这么远。

  我说你别急,我来请示下指挥部。

  指挥部的同事在电话里说,有新通知了,快看。

  我连忙进入工作群,翻到了刚刚出来的新规定,简单地说,就是只要不是从湖北疫区过来的人和车,是可以通行的。但是要作好记录。

  我抬头准备对年轻人说,你可以坐的士回家。却发现的士司机不知道怎么想的,收了这个年轻人50块钱就跑了。

  年轻人开始不高兴了,牢骚也出来了,小袁说,你别急,等下要是有车子来,我们想办法让人家捎你一程,起码也免了你的打的费。

  年轻人这才不情愿地找个板凳坐了下来。

  他们就这样蹲着或者站着吃饭

  除了把口罩取下

  其他都不离身

  在防疫值勤点,这已经是常态了

  这餐饭吃得磕磕碰碰的,因为又来车了。

  放下饭碗,小袁履行交警职责,把车子拦停,小李履行医护人员职责,给司机测量体温,方主任让司机登记相关信息。

  这样看起来,我倒有点像个旁人,或者闲人。

  方主任检查司机提供的证明件

  19:00,大家都吃过饭,小袁开始整理值勤室内的卫生。

  我第一次上岗的时候,是大白天,那天我也把值勤点里外打扫了一遍。在当前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,公共卫生更要重视,要尽量减少细菌生存、繁衍的可能,起码不能为他们提供温床。

  多么勤快的一个小姑娘,分明就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。

  有车子来了,我们问了问他要通行的地方,对方说是要到泽泉去,我说,我这有个病人,当然不是感冒患者,是否方便帮着送一程?

  对方说,没有问题,一脚油门的事,谁没有个不方便的时候?

  我心里暗暗为这个司机点了个赞,起码他心不坏,然后帮我解决了一桩麻烦。

  那个之前还牢骚一堆的结石患者,看我们确实是在帮他,也不好多说,默默地上了车,走了。

  19:15,一辆三轮车过来了,问了问情况,是要到市里买菜的,明天要用,但是怕耽搁时间,只好晚上备好。

  事关群众生活,我们提出要他登记信息,他竟然说不识字,手机也是别人的。我们教他扫描了多次二维码,他总是在关键时候掉链子,屡败屡试,屡试屡败,总是在差一二步的时候出问题。

  好吧,小袁姑娘又发挥了一下助人为乐的精神,指点这位老大叔完成了信息登记。

  一个认真教,一个认真学,信息登记成功

  这位车主来去几次了

  后来才知道是某单位员工

  有事要处理

  20:02,一辆车子从城区方向驶来,快到跟前的时候,我和小袁伸手拦停,车子却只减速,转弯又行驶了几米,然后靠边停了下来,车上下来一人,朝我们走来,原来是我们政委。

  这个点是政委负责的点之一,他几乎每天都来看几次,先简单问了我们一些值勤的情况,又问我们是否知道关于车辆、行人通行的最新规定。

  当然知道,傍晚不刚刚看嘛。

  方主任把主要精神说了出来,政委笑着表示认可,还高度概括说:不管通行的车或者人有多少,我们都要认真登记下来,记录不赢,可以先拍照,再补充信息,既不能错登、漏记,又不能影响群众正常通行,做到“底数清,情况明,没有问题就放行”。

  真押韵,简直是出口成章嘛!我由衷感叹和佩服。

  21:05,又一辆车子来了,司机走下来,说他是市里某部门员工,等下还要回来。测完体温,我们说,行,你先去吧,回头再录下信息。

  这么自信他一定会返程,其实是他今天已经来去好几次了。

  22:36,这司机果然回来了,这下不能放过他,先把信息完善好。

  好了,信息录入完成

  22:00,这时候已经很少看到车子经过了。

  感觉有点无聊,我说,要不,我们打开学习强国吧,看看关于全国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有哪些变化。

  没想到我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成,大家都掏出手机,各自点开学习强国APP,看了起来。

  室外的温度有点低。

  说起来真是奇怪,之前一直下雨,上回我值班的时候,却出太阳了。

  昨天也是雨,但是今天也出太阳了。

  这是什么运气?

  22:50,方主任和小袁低头嘀嘀咕咕了一下,然后两个人双双走了出去。

  人有三急,我猜。

  上次值勤,前后9个小时,我可没有离开一步。当时也喝了不少水,也没见出多少汗呀,那些水哪里去了。

  我站在路障旁随意想着些心事,又一辆车子开了过来,明晃晃的车灯,也看不清楚车牌。我伸出手,示意司机停车。

  车果然停下来了,司机把车窗摇下来,传来一个声音:小伙子,辛苦了。

  声音这么熟,不用说,纪委盛书记来了。我搬开路障,书记把车子开进往城区的方向,然后停到一旁,下车。

  我问:怎么这么晚还不休息?书记说,大家更辛苦,我转一转,也没有什么累不累的。

  这时方主任和小袁也回来了,小李听到声音也过来了,一起站着聊了起来。

  远处隐隐的亮色,是我们的主城区

  在这样的夜晚,能够守护者这么多人的安全

  更觉责任重大

  盛书记关心地问了我们一些情况后,叮嘱我们加强自身防护,又到其他点查看去了。

  快22:30,方主任说,我饿了,我要泡方便面吃,吃我们自己带的。

  小袁说,我也要吃。

  小李说,我刚刚吃了,就不吃了。

  方主任说,老刘,你也来一碗。

  我说,我就算了,没有吃夜宵的习惯,你们自便。

  小袁马上把纯净水倒入电水壶中。

  几分钟后,他们都吃起了方便面。

  我想,你们慢慢吃,别长胖就行,胖成我这样,你们就知道难受了。

  这方便面真的有这么好吃吗?

  可是,此时此刻,如果真的饿了

  不吃方便面又能吃什么?

  午夜0:30,小袁在值勤点这小小的范围内慢慢跑了起来。

  这是冷了吗?

  方主任也觉得奇怪,就问了一句。小袁说不是,我就是喜欢没事跑一跑,每次值小夜班,我都要跑上万步。

  小李一听,说,我也来跑。

  不过,没跑几步,他就停了下来,钻进旁边的值勤点简易棚子里去了,空留小袁一人继续跑着。

  眼看离交接班的时间也不多了,我说,姑娘们,可以统计下我们这个班次的工作情况了。

  方主任和小袁很自觉地担当起了统计员的角色,填写好值班日志,再通过手机后台记录的数据,统计出从下午17:00到现在所通过的车辆、行人,劝返的车辆、行人情况,并认认真真地记录下来。

  昌九大道之前又叫昌九快车道,与福银高速公路昌九段并行,而且不收过路费,路况又好,早两年刚通车时,车流量极大,出过不少交通事故。后来被限速80码,不过,来来往往的车还是不少。尤其是一些大型货车,更喜欢走这条路。

  我回老家的时候,也喜欢往这里走。

  虽然是午夜时分,还是有两辆大货车同时相向而行,

  匆匆擦肩而过。离得不远的村庄隐隐传来公鸡的鸣叫。

  半夜鸡叫?

  这是怎么啦,莫非人被约束得不能随便外出,鸡也忍受不了?

  我暗自笑了笑。

  下一班值大夜班的同事过来了,是治安大队的中队长王队长。

  我们聊了几句,准备交班。

  方主任说,你帮我喷一喷酒精,消消毒,我再回家。

  我说,你帮我照张相片,证明一下我也来过。

  王队长拿着小喷壶,认真地给方主任喷洒酒精。

  站在飘扬的党旗下,我留个影再走。

  提示了一下王队长有关事项,我把我手臂上的“共产党员”红袖章取下来,套在了王队长的手臂上。

  回到家,躺在床上,我忽然想起一事,发了个信息出去:方主任,在工作群里把我们今天的工作情况汇报一下。

  方主任回复:好,我来发。

  很快,工作群出现一段文字:G532值勤点2月12日17:00-13日1:00,共检查进共青城市车辆14辆,人员20人;出共青城市车辆6辆,人员10人,所有进出人员均未发现有体温异常者。

  真好,可以睡觉了。

本地新闻
江西新闻
国内国际
精神文明建设
金融房产

2011-2016共青城新闻网www.gqcnews.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、复制和建立镜像。

主办单位:共青城市电视台联系电话:0792-4342077 4343889联系地址:江西省共青城共青大道

投稿信箱:tougao@gqcnews.com投诉举报:jubao@gqcnews.com广告热线:0792-4319808

站长邮箱:admin@gqcnews.com备案号:赣ICP备10201524 Power by共青城都市网

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