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共青城新闻网 >> 精神文明建设

在新庙里

——浮生琐记之七

2018-06-07 03:01   编辑:共青城电视台   来源:共青城市全媒体中心

  彭年祥

  尽管在夜校的父亲已经教会我认写两三百字,但不知为什么直到七岁半时家人才送我进小学。学校改建在离家很近的新庙里,后来就叫新苗完小。老师和父亲很熟悉,因为夜校上课就是利用那里的教室;校长和老师经常来我们老屋场前面的池塘边钓鱼,有一回买了我们家的狗炖熟了,还叫父亲晚上带我去学校吃狗肉。听着老师夸奖我作文写得好,将来能成诗人作家的好话,父亲和我觉得脸上很光彩。当时好多老师都有个雅致的名字,可惜少读书的村民不懂意思还背地里给他们取外号;譬如周梦确被人叫周蚌壳,沈绍基被人叫种叫鸡,校长王承福倒没人给他取外号。

  老师们对学生也是尽职尽责爱心满满的,不光教书育人全心全意,其他方面也无可挑剔。记得有一年冬天下大雪结了冰路好滑,女老师李建纯抱着低年级的孩子过木桥,两个人一起滑倒掉进学校门前的河里去了,幸好水不深算是有惊无险。尽管我们刚进校门时写字用的是石板、石笔,游戏玩的是打陀螺、滚铁环、踢毽子、跳房子,下雨天头戴斗笠、脚穿铁钉油鞋、牛皮木屐,但头几年无忧无虑的校园生活是快乐难忘的。至今回想我臂戴三道杠的少先队副大队长标志,在六一节负责全校整队参加活动的时候是多么踌躇满志呀。

  当时的小学还没改五年制,注音识字不流行,拼音方案还没公布;四年级时我拿了个演讲比赛奖,讲的是列宁小时候在姑妈家打碎花瓶勇敢承认的《诚实的故事》,奖品是一个拍纸簿。可惜好景不长,五七年我的本家女班主任和其他几位老师被打成右派,我们这些少不更事的懵懂孩童也能感觉到,平日校园里轻松愉快的氛围突然变得沉重起来。接着是年轻漂亮的音乐老师李训兰跳桥自杀了,我们再也听不到她那动人的歌唱与悠扬的琴声在课堂上回响。两年后父亲不再教夜校,我也带着几分淡淡的惆怅离开了那所小学。

  【歌曰】

  八岁发蒙嫌太迟,椿庭聆训早求知;

  一路张帆船顺水,无虑无忧得几时;

  饱暖能存孺子乐,饥寒始觉爱书痴。

  新庙塘清鱼戏早,薰山河过板桥支;

  晨牧晚樵农活助,耍滑偷奸巧计施;

  庙墙高耸浮雕美,天井享堂忆当时。

  六载嬉游留念想,一朝拆建影参差;

  同窗零落今余几,更谈何处访严师;

  乡校虽存非旧貌,吟吾俚句励来兹。

本地新闻
江西新闻
国内国际
精神文明建设
金融房产

2011-2016共青城新闻网www.gqcnews.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、复制和建立镜像。

主办单位:共青城市电视台联系电话:0792-4342077 4343889联系地址:江西省共青城共青大道

投稿信箱:tougao@gqcnews.com投诉举报:jubao@gqcnews.com广告热线:0792-4319808

站长邮箱:admin@gqcnews.com备案号:赣ICP备10201524 Power by共青城都市网

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